忠诚度分析中,请等候....
墨缘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现代 > 幸孕宠婚最新章节 > 幸孕宠婚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三百三十八章我们都干过什么了?

幸孕宠婚

第三百三十八章我们都干过什么了?


(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

    “可以。”顾晨沉声道,“等你养好病在!”

    这不是还要面对顾晨?

    “我不要!”齐念毫不犹豫的拒绝,“你现在,立马放我离开!”

    “不可能!”顾晨拒绝的也铁面无私。

    齐念气的快要抓狂了,如果要是靠自己的力量逃出去的话,她现在还生着病呢,故意连地都没下完,就被陈琛拎上了

    她正想着逃离的办法时,突然门被开。

    佣人将早已经做好了粥端了进来,齐念的心SI都在那半开的门上。

    她的双眼狡黠一转,脚悄无声息的伸出了被窝。

    下一秒,她蹭的便从被窝里钻了出来,对准着门,便要冲出去。

    可好死不死,她踩中了自己的长裙摆,脚下一滑,便跌倒在地上。

    “……”

    顾晨和佣人都愣住了。

    意识到她是要逃跑,顾晨无奈又觉得好笑。

    他伸手将齐念抱了起来,将她放在上,细心的帮她拍了拍上的灰尘。

    “你是不是傻,幸亏还有棉地毯,告诉我,有没有哪里摔疼了?”

    齐念愤怒的掉了他要靠近过来的手。

    顾晨也不恼,对着佣人伸了伸手,佣人连忙将粥递给了他。

    “张嘴。”他吩咐着。

    “我不吃!”齐念将牙关闭的死死的。

    顾晨诡异一笑,他直接端起粥碗喝了一大口,然后大掌捏紧齐念的腮帮,低头堵住了她的红唇。

    他劲的撬开了齐念的贝齿,将粥一点一点送到了齐念的嘴里。

    一旁的佣人见状,赶紧离开了卧室。

    这种口水喂食方SHI 着实给齐念震惊坏了,她瞪大了眼睛,用力的锤着顾晨的膛。

    他不仅没松开,反而更是故意着她。

    一口粥,两个人都不愿意服输的人争执了半天,吻了差不多十分钟才松开。

    齐念的小脸又红又烫,顾晨怀念的舔了舔唇掰,眼瞅着他又要喝粥,齐念一横心,连忙开口断,“我自己吃!”

    顾晨眯眼笑了笑,眼角腾起了一抹得逞。

    他安静的看着齐念乖乖的吃完了一碗粥,当然这其中还括顾晨还时不时吃了几口。

    吃完了饭,齐念的神恢复了不少。

    齐念迫不及待的询问,“我可以走了吧?”

    “不可以,我必须要要看到你全部都恢复才行。”不看到她生龙活虎,他不放心。

    全部都恢复透彻了,最快也得等到一个星期左右。

    到时候,她就已经被憋死了!

    不行!

    她一定要想一个离开的办法。

    就在这时,陈琛忽然低下头来,在她的脖颈嗅了嗅。

    齐念红着脸躲开了他,“你在干什么,你是狗么!”

    “齐念,你好臭。”

    闻言,齐念难堪的低下头来。

    她能不臭吗!她的行李都被陈琛没收了,这几天全靠着这一服活着了,在加上今天还发了烧了那么多的汗,不臭才出了蹊跷。

    “给我服……我……我要洗澡!”齐念吞吐道。

    她没怎么多想,可顾晨双眼一亮,闪悦着喜悦的光芒。

    “洗澡,这个好!”他快的应下,正当齐念怀疑他怎么会答应的这么快,他却横抱起了齐念朝着室走去。

    他的吻了吻她的耳垂,“我帮你洗!”

    顾晨帮她洗?!那岂不是都要被他看光光?

    “不要!我自己可以洗。”

    顾晨开了室门,“不行,室那么滑,你的病才刚好,万一站不稳摔倒了怎么办!”

    她哪有那么贵!

    直接说想占她便宜不就好了?

    顾晨已经将她抱进了池,高高在上站在那里,衬衫的袖子挽了起来,露出了小麦的手腕,骨节分明的双手,好看又尊贵。

    他就要帮她纱裙,而齐念看着他就像是猪看到宰父没什么区别!

    她紧紧抓着服,“那好,如果你不放心的话,那就让佣人来帮我洗好了!”她不要被顾晨看光体啊,而且电视上说男人看到人的,不管那个人长得有多么的丑,男人都会起生理反应的。

    她倒是不介意和顾晨发生点什么,可如果顾晨发现她不是了,那她就糟糕了。

    而顾晨却不悦的蹙了眉头,他凭什么将这种福利让给佣人?

    他又不傻!

    他迫不及待的将手在了齐念的手腕上,笑容邪肆,声音带着的哄骗,“别怕,念念,我会轻一点的,保准比佣人给你按摩还要舒服。”

    顾晨拽着她试图阻拦的胳膊,她抵不过顾晨的力气,也渐渐放弃了抵抗。

    “让你洗澡可以,但你不可以对我做那个!”被顾晨洗澡,还有什么的按摩,她大不了闭上眼睛,不感受罢了。

    “什么那个?”

    “就是那个!你们男人都喜做的事,你别揣着明白装糊涂!”齐念气的只咬牙,终归只是一个小姑娘,说完,害羞的恨不得将脑袋埋在口。

    顾晨不可能不懂,他愉悦的轻笑,“好啊。”

    他不对她那个,可是让她主动对自己投怀送抱啊。

    尔,他在下她在上也是可以的。

    温热的水汽笼了整个室,氤氲出一层薄薄的雾霾。

    事实证明,齐念就不应该妥协给顾晨。

    他着按摩的名义里里外外将齐念摸了遍,将她的呼吸紧促,雪白的皮肤也染上了一层的的红晕。

    竟然该死的想要他!

    顾晨见她也差不多了,在忍下去他非得得病不可!

    顾晨低下脑袋,吻了吻她的唇角,磁的嗓音的让人恨不得将他立刻扑倒,“念念,忍不住可以跟我说。”

    齐念忍难受,咬牙倔道,“混蛋!放我出去!”

    顾晨拧起了眉头,他发现这丫头不仅是感远离他,连体都在排斥着他。

    他郁闷道,“我们什么没干过,那晚你不是挺主动的么!”

    顾晨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话齐念没听清楚,可她却扑捉到他第一句话。

    什么叫做什么没干过?

    她惊愕的询问,“我们都干过什么了?”

    顾晨也头疑的看着她,他不明白这丫头是真的不懂,还是也学他揣着明白装糊涂。

    “就是那一晚上,我们两个……”顾晨正准备跟齐念好好说个清楚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响了。

    他拿起了手机,望了一眼联系人,神顿时沉重。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抱歉的看了一眼齐念,便走出了室接听。

    被吊着胃口的齐念气的鼓起了腮帮子,但回头想想,顾晨说这话其实含了很多可能的。

    他们一起长大,很多事都是一起做的,所以并不能有什么别的意SI吧?

    算了,不想了,现在应该考虑的是怎么离开顾家。

    可齐念没想到,上天白白送给她一个机会!

    顾晨接听起电话,便听到那边的手下汇报道,“老大,我抓到谢安琪了,现在应该怎么理?”

    “先绑住她,我马上到。”顾晨脸上腾起一抹嗜血,敢诬陷齐念的人绝不可能轻易饶恕。

    挂了电话,顾晨重新走回了室。

    小丫头正趁着他离开的时候,想从缸里站起来穿服,可她服还未进去,顾晨便推门进来了。

    齐念顿时猛吸了一口气,害怕的一又坐进了缸里。

    那呆萌的模样令顾晨忍俊不的抿嘴笑了笑。

    他大步走到了齐念的边,劲有力的手臂将她从池里拉了起来。

    “你要干什么!我才刚发烧,体都还没好透彻!”齐念吓得小脚丫紧紧弯曲在低,两条并的紧紧的。

    顾晨曲着手指敲了一下她的脑袋,无奈道,“想什么呢!齐念你是不是那种电影看多了!”

    齐念小心试探的询问,“你真的不碰我?”

    顾晨帮她擦拭干净了体,然后将她抱在了上。

    齐念不停的蹬,顾晨好看的手‘啪’的一下了她的。

    “老实点,不然我立马就做你脑子里想的那事!”顾晨霸道极了,浑散发的逼人气息,令齐念不敢在肆无忌惮。

    顾晨拿起了佣人给她准备的薄荷绿短裙,亲自给她穿好。

    他第一次给孩儿穿服,害怕自己笨手笨脚弄疼了她,每个动作都轻柔极了,虔诚的模样仿佛对待的是世界珍宝一样。

    穿完了服,顾晨又拉着她来到镜子前,给她干头发。

    他这才发现,以前那个总跟在他后的鼻涕虫孩儿,已经长成了漂亮的大姑娘了。

    曼妙玲珑的躯,乌黑笔直的头发,致的五官,都撩拨着顾晨的心弦。

    他不自的从后面抱住了她,用力的允吸着她发间的清香,心里从未有过的足。

    “念念,你知道我在想什么吗?”

    齐念好奇的起了黛眉,“想什么吗?”

    “我在想我的念念在成几年,一定会是个死人的小妖,我要快点将你娶回家才放心。”不过好在,她从到心都是自己的了,跑不了。

    而齐念此时心绪复杂,她的眼眶一红,险些泪。

    如果你问齐念从小到大的梦想是什么,她或许不知道。

    但如果你问齐念从小到大的信仰是什么,是顾晨。

    她曾经听洛伯母说过,以前顾伯伯被坏人拐去美海岛,洛伯母和顾伯父断了联系,可就算是这样,洛伯母也不放弃给顾伯父手机留言。

    而每一条短信上最后都有一句话,“望安好。”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
(← 快捷键)返回(幸孕宠婚)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