忠诚度分析中,请等候....
墨缘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古代 > 嫡女毒妃:盛宠世子妃最新章节 > 嫡女毒妃:盛宠世子妃最新章节列表 > 第四百三十二章手镯丢失

嫡女毒妃:盛宠世子妃

第四百三十二章手镯丢失


(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

    本该飞得毫无踪迹的镯子,在了不远,镯子也因为石子的击,陷进了泥里。没被水冲走。

    而这一切,应如珍都没有注意到,她看着镯子划出的高高的抛物线,便已经开心的不能自已。扭了头微笑着看着弦箫:“这个办法,想的妙。”弦箫也对着她笑。

    大事办完了,应如珍便发了弦箫先回去,自己则整理了好些时侯。确定没有一丝痕迹才恢复了一脸醉意,回到了桃宴上。一边摇晃着步子往自己的座位走着,一边还醉意微醒一般的说道:“我,我今天,喝的,有些多了。”众人淡淡一笑,便略了过去。

    宴会上,人们都吃的很开心,坐在一起,似乎有聊不完的高兴事。应如珍看着众人众星拱月一般的围着的齐清蓉和应如靖二人,脸上便挂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冷笑:你们如今笑的有多灿烂,以后就会哭的有多伤心。

    应如靖拿筷子夹了一块桃糕,要喂给齐清蓉。齐清蓉便伸手接着吃,应如靖突然皱起了眉头:“蓉儿,我总觉得有点不对劲,但是,是哪里不对劲呢?我又一下想不起来。”

    齐清蓉嘴里正含着那块桃糕,一时说不出话来。待咽下时,才问道:“有什么不对的?”

    应如靖上上下下的又细细量了齐清蓉一番说道:“我也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劲。”齐清蓉有些急了:“怎么不对劲了?”

    突然应如靖按住了她的手,眼睛死死地盯着她的手腕:“奥,我知道是哪里了!”

    “什么,在哪里?”齐清蓉也顺着他的眼神看去。顿时愣住了,自己的手上那个丝镶嵌银垂珠翡翠镯竟然不见了。齐清蓉有些手足无措。

    死死的抓着应如靖的服。应夫人刚刚把镯子送给自己,自己竟然就弄丢了。而且,是什么时候丢的呢?自己竟一点都没有察觉。

    因为想的过多了,齐清蓉的脸一下子涨的通红。而应如珍已经摆好了一副看好戏的姿。应如靖将齐清蓉拉了起来,为了不影响众人的心,两人准备先自己找找,看是不是遗在了什么地方。

    两人道了一声,便离席去找了。可是家丁已经叫了好几,回来却说什么也找不见,两人也不停的在找,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众人还在笑,齐清蓉又一次跑进了饮桃厅,径直去找了应夫人,叫起了应夫人,看着她。眼泪便簌簌的了下来。

    应夫人有些奇怪的望着她,看着她哭的梨带泪的,便先将她搂进自己的怀里。应如瑶也急急的过去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我哥欺负你了吗?你等着我这就去找他。”

    齐清蓉哽咽道:“瑶儿,你别去,不是你哥。”

    应夫人道:“不是靖儿欺负了你,那你为何哭成这般模样。”哎呀!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出来解决。哭的这么委屈的,快同我好好说一说,看是什么事竞惹得你这般泪。

    齐清蓉趴在应夫人肩膀上,好长时间也还泛不过来。老祖宗看见这场景,好一会才反应过来,颤颤巍巍拄着拐杖。过去道:“谁欺负你了,我去她。”

    齐清蓉不由得破涕为笑,众人见如此便忙问她发生了什么。齐清蓉才苦了一张脸道:“我好像把给的的丝镶嵌银垂珠翡翠镯弄丢了。”说完又不好意SI的趴在了应夫人的肩膀上。

    众人听了如此,才略略放在心来。应夫人笑道:“只要你没什么事,这些又算得了什么呢?”齐清蓉还是固执的回道:“那镯子是送的礼物,我本该细细保管的,结果弄丢了。而且,如靖说,这算是候府的传家宝了。我却。”

    应夫人抚了抚她微乱的长发:“没事的,不过这你既然看的这么重要,便多派些人手去找,无论你怎么丢的,这镯子总归在子里的。总会找到的,不要担心了。”

    说着,应如瑶便已经又叫了人去找,还让饮桃厅的人都也四看一看,有没有那镯子。一个镯子,牵动了整个园子里人的心。当然此时什么山珍海味都已经没人动了,人人都在焦心着那镯子的下,一桌子的人都已经兴致缺缺了。

    又过了一会子,丫鬟小厮纷纷来报说并未找见镯子,齐清蓉听了心里难过极了,应如靖安道:“没事,我再送你别的。”

    齐清蓉听了这话并未高兴起来,依旧愁容面,“可这是你母亲给我的传家宝,意义重大,我怎么这么粗心,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丢的。”她说着,心里更加难过起来,差点哭出来。

    应夫人也焦心镯子的下,毕竟那是当年老祖宗送给她的,这么多年一直戴在手上,传给如靖的媳也是好意,本该是开心的事儿,却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哎。

    若是找不见就是缘分尽了吧,没缘分的东西也无法求,希望她也不要伤心,应夫人看向齐清容,正好她一扭脸,两人的眼神正好对上,皆是一怔,倏地齐清容露出个感激的笑容,应如靖看到她的笑容,疑道:“怎么了?”

    齐清容摇了摇头,她看见应夫人对她善意,慈爱的眼神突然觉得很安心,那是一种被当作一家人的容与温柔。

    应如瑶嘴角起一抹淡淡的笑,显然刚才那幕她看到了,她抿嘴道:“清蓉,你想想什么时候最容易丢镯子?”

    齐清容闻言开始回想,她这一下午边都不离人,是什么时候丢的呢?突然她似乎想到些什么,她道:“对了!我想起来了,在回廊上,有几个丫鬟端着托盘急急忙忙的走了,当时我还觉得挤呢,会不会是那个时候?”

    应如瑶暗道应该就是那时,她道:“除了丫鬟还有谁在?”

    齐清容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好说的模样,应如瑶冷笑恐怕这件事和她脱不了关系,这时,齐清容看了远醉酒的应如珍一眼,道:“当时三小扶了我一把,就在我的右边。”


更多请登录墨缘文学网 全网唯一地址 http://www.mywenxue.com ,手机阅读登录:http://wap.mywenxue.com,欢迎您的来访[ http://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