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血魂1937 > 血魂1937目录

《血魂1937》 / 作者:负凌云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43章 腰?要! 最后更新:2017-02-17

  邵然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司徒澜却将他拦下,使了个眼色。

  那些人也不敢轻举妄动,看了两人一会儿,这才挥了挥手,一行人转身离开。

  见到面前的人终于离开了,从幻香终于吐了口气,突然从椅子上栽了下来。

  邵然吓坏了,急忙冲上前去,将从幻香抱起来,转头看着司徒澜。

  司徒澜叹了口气,将剑收回,道:“快带从幻香去屋中。”

  没想到一直对司徒澜看不顺眼的邵然,现在居然十分乖巧的点点头,抱着从幻香转身离开了。

  诧异了好久,司徒澜无奈苦笑了一声,转头看向窗外,只见府邸之外,已经兵荒马乱,鸡飞狗跳,哀声遍野。

  想到刚刚来到这个岛的时候的繁华,心中怅然,长长叹息,跟着邵然一起朝着里屋走去。

  “将她放在那里吧。”司徒澜道,邵然很听话的将从幻香放在床上,又转头看向司徒澜。

  心中正在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却听见身边从幻香轻吐了一口气,转头看去,从幻香已经睁开双眼,对着邵然说:“你先出去吧,我有话跟司徒澜说。”

  邵然脸色微微一变,却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听到房门轻轻合上,从幻香突然轻声笑了起来,无奈的长叹了口气:“到现在都是小孩子脾气,唉。”轻轻咳了两声,转头看向司徒澜,淡淡道:“邵然这个小孩,整天在我的保护下长大,遇到事情,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这时候正是手足无措的时候。”

  司徒澜哑然失笑,却一转话题:“为什么程长老突然在这时候动手呢?”

  从幻香这时候才突然苦笑一声,无奈极了:“他本以为你是我请来的救兵,结果你却突然消失了,而就在昨天,我们在海上的另一个船队突然遭到海盗的袭击,损失惨重,程长老可能认为这是最好的时间了吧,所以……”说着,终于吐了口气:“还好邵然及时找到了你,不然的话可能等你回来就会看到我们的尸体了。”

  司徒澜低头不语,想了好久,终于道:“如今看这个样子,我也只能去会会那个程长老,威胁他拿出解药了。”低头想了想,又叹了口气。

  “放心好了,这个毒我有办法。”从幻香笑笑,显然一副了然于胸的样子:“只是我感觉明天之后,我们就再无宁日了。”

  司徒澜看从幻香如此说,也吐了口气:“这些日子我来保护你的安全。”站起身来,朝外走去:“你安心养伤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随时叫我。”

  从幻香点点头,笑着目送着司徒澜离开。

  回到从幻香给自己安排的住所,司徒澜立刻盘膝而坐,运功调息,森林中经历的这一切,让他现在伤痕累累,如今终于有时间调息养伤,可是温戈岛又经历了如此浩劫,这让司徒澜心中十分沉重。

  巡视体内,司徒澜发现,斗气四溢,似乎有些提升,看起来突破境界也是指日可待的事情,可是突然想起来,程长老说的第二日要与几人谈判,眉头微皱,继续盘膝而坐,潜心修炼,如果要是在这几天时间里将境界突破,可能对于帮助从幻香夺回温戈岛,也是十分有用处的。

  可是没过多久,突然听见外面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司徒澜急忙睁开眼睛,跑去拉开了房门。

  “幻香姐出事了!”邵然站在司徒澜的门外,一脸的焦急。

  “怎么了?”司徒澜心一下提到嗓子眼,二话没说,冲出房间去,邵然急忙跟在身后,也一起跑进从幻香的房间。

  只见从幻香躺在床上,脸色惨白,唇边带血,似乎已经昏迷,这让司徒澜十分紧张,上前去握住从幻香的手,仔细检查,脸色大变:“没想到这个毒居然进展如此之快。”

  低头沉思了片刻,转身推门而出。

  “少侠你要去哪里?”邵然在身后突然叫住司徒澜,焦急的说:“我看幻香姐现在已经快要不行了。”

  “我当然是去找那个程长老要解药了。”这么说着,继续向前走去。“她的这个毒,坚持到明天还是可以的。”

  “我和你一起。”邵然皱皱眉头,抿了抿好看的嘴唇,拿出武器,也走向司徒澜。

  可是司徒澜却摇摇头,将他拦住了:“你现在应该呆在从幻香身边保护她,因为如果现在要是她遭到什么袭击,必死无疑。”

  邵然愣了愣,突然好像明白了什么,点点头,转身回到从幻香的房间,将门关上。

  夜色很快降临了,司徒澜看着面前的府邸,皱紧眉头。

  原本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现在早已空空如也,就只剩下一片垃圾和无数萧瑟的树叶随风飞扬。

  他左右看看,似乎没有什么人,飞身而起朝着面前的府邸一跃而入。

  程长老的府邸中,一片喧嚣灯火通明,无数守卫巡视,让司徒澜急忙压低身体,紧紧盯着面前的房屋。

  不难看出,正中央最大的屋子一定是程长老的卧房,而现在里  方誉观星给出的结果,至今还没有出现过差错,姜云自然对此深信不疑。天籁.⒉

  长子姜飞出现了,至于现在他在谁的肚子里待着,还用问么?难怪老道士说他会有麻烦,如今看来麻烦果真不小。震惊的同时,姜云心中不断骂娘。这也忒准了,一炮正中靶心。上辈子就不该当警察,该去当兵,当个炮兵一定前途无量。

  宋晴钻了牛角尖,下定了决心非要与周昂同归于尽。对此姜云在无奈的同时顶多稍感遗憾,他两又没什么感情基础,充其量不过是后世的“***而已。人家的事他懒得操心,也没立场操心。劝他是劝了,但同时瓜子板凳也都准备就绪,就看宋晴如何寻个机会送周昂这王八蛋上路。然后求仁得仁,一死明志。

  可现在的情况实在转变得太快,大的他可以坐视旁观,可小的却不能不救。姜飞,那可是他亲儿子。

  方誉离开之后,姜云就如同一条被禁锢的野狼,不断在牢房中来回踱步。他面色有些难看,还透着几分烦躁,不断地喃喃自语:“傻女人可千万别害了我的乖儿子。”

  姜云喜欢女儿不假,却不代表不爱儿子。虽说不上重男轻女,中华民族经历数千年流传下的观念岂是可以轻易改掉的?儿子,意义不同。长子,意义更为不同。绝不能出事,他得活着,还得长命百岁,为老姜家开枝散叶。

  寻思了半晌,也没想出个方法。周昂在京城的势力极难动摇,而姜云又没什么人脉,唯一能派上用场的大舅哥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贸然出手,只会自取其祸。只能等了,再等几日一切都能迎刃而解。

  度日如年的感觉姜云算是切身感受到了,之后几日,宋晴果然再未前来探监,姜云整日提心吊胆,生怕她贸然作出傻事。行刺周昂,无论成败,宋晴绝难幸免。可千万得忍住呐!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