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全知全能者目录

《全知全能者》 / 作者:李仲道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7章 不可思议的梦 最后更新:2018-10-07

  这是一个晴好的天气。

  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透过半掩的窗帘,斜照在房间里,慢慢地移动着,移动着,然后终于有那么一寸来长的光条,照到了熟睡着的人身上。

  阳光是有温度的。——这是常识,然而许多时候很容易被人忽略。但对一个将醒未醒的人来说,照在身上的阳光足以带来温暖,带来哪怕是睡梦中也能感受到的光芒甚或召唤。

  也因此,当阳光在身上持续地洒照了约摸五分钟之后,许广陵醒了过来。

  一种难以形容的舒适感随即传来,那是一种尽情地、饱饱地酣睡之后,身心得到充分地休憩、调整以及更新后才会有的美好体验,然而事实是,许广陵已经很多年没有这样的体验了,甚至,他都忘了这种感觉。

  往常,由于失眠的原因,许广陵的睡眠质量并不好,是以每次醒来,头都有点沉,昏沉的那种,有时甚至还有点头疼,必等过一些时间才会消失。

  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感觉?

  仿佛时间倒转,倒转到六七年以前。

  饱满、充沛、活力,在身心感受上,许广陵一时只想到了这几个词。

  但是这种感觉并没能让许广陵留连很长时间,甚至都可以说,没能怎么牵扯他的注意,会感受到这些,仅仅只是出于身体的本能而已。许广陵的意识,旋即完全关注到另一件事上去了。

  昨天夜里,确实有变化在他身上发生了只是暂时来说,还不知是祸是福。

  许广陵做了一个梦,但其实,用“梦”来形容昨天夜里的事情,并不恰当,甚至于是很不恰当。

  梦,这几年来许广陵做了很多,很多,但不管是什么样的梦,总有一个最明显不过的特征,那就是,梦中的事情,总是支离破碎的,以片断的形式存在,而且,相较于现实,梦中的事情总有不同程度的变形。

  再则,许多时候,乍醒之时,还隐约记得梦的内容是什么,但很快地,就会如写在沙滩上的字一般,被潮水一拂,就没有了。只记得做过梦,但不再记得梦了些什么。

  但是昨天夜里的,不一样。

  不需要闭眼,不需要凝思,也不需要回忆,昨天“梦”到的东西,栩栩如生般浮现在许广陵的脑海里。

  梦里,他变成了一个大厨,在做一道叫做“九白玉羹”的汤。汤的主料并不复杂,只有三种,分别是蘑菇、豆腐、土豆,对的,土豆,就是他昨晚吃的那一样材料,但是这三样材料的选料、做法以及加工,却完全是许广陵以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豆腐,取中国传统的黄豆,浸泡,去皮,只有去了皮的纯豆瓣磨制的豆腐,才足够细腻,没有豆皮所带来的那种毛糙质感以及涩味,而在点豆腐的时候,用的既不是卤水,也不是石膏,更不是内脂什么的,而是糯米酒与黑米醋的混合液。

  这样做出来的豆腐,既有黄豆本身的醇香,又有米酒的醇香以及米醋的醇香,而这三种醇香,是和而不同的,是为“三”,意为可以从中出三种味道来。

  而且这样做出的豆腐,才足够细腻,并且顺滑。

  细腻顺滑到什么程度呢?细腻顺滑到刀工深厚的大师傅可以把这样的豆腐切成头发丝般细。

  切成头发丝般细不是重点,重点是,当豆腐可以切成这般细的时候,通过或连或断的刀工,就可以让豆腐丝“开出花来”,或者置于汤水中呈现出摇曳的水草状,而通过青菜汁等物把这豆腐丝染色,那它就是水草,至少从外观上来说,几乎是完全地肖似。

  土豆切丝,很细很细的丝,一半糖水浸泡,一半醋水浸泡,醋水也可以用橙汁、柠檬汁等代替。

  蘑菇,取那种野生的鸡腿菇,就是帽子很长很长,几乎把蘑菇杆完全覆盖住的那种,只有这样的蘑菇才足够鲜,足够细滑,然后帽杆两用,俱抽成细丝。

  豆腐丝,土豆丝,蘑菇丝,豆腐细腻,土豆绵软,蘑菇嫩滑,三种材料不论口感上还是味道上又或是营养上皆是相得益彰,而这三种材料做出的汤,就是白玉羹。

  其中,豆腐三味,土豆二味,蘑菇二味,合在一起是七味。

  然后,豆腐土豆蘑菇混和是一味,清汤又是一味,加上前面的七味,共计是九味,也即“九”。九,加上三样材料清一色的洁白如玉,这就是“九白玉羹”的来由。

  再接着,一幅清晰的画面出现在许广陵的脑海中。

  那就是九白玉羹已经做好,盛入青瓷小碗里,一只同样是瓷质的汤匙放了进去,在里面轻轻一搅拌,便见千丝万缕,俱皆旋转起来,宛若一朵花的盛开。

  然后尝,先以两勺开胃。

  第一勺取清汤,打开口腔,第二勺取混料,饱尝全味。

  两勺之后,接下来,便可以一点一点,细细慢慢地尝,尝这道九白玉羹的“九”之滋味。

  当这样的画面在脑海里闪过时,许广陵不由自主地动了动舌头,又咽了咽口水,但觉口水如海水涨潮般在口腔里涌出,连续咽了几口,却还是有新的口水在生出。

  几乎是平生第一次,许广陵识得了什么叫“馋”,这种体验,比词典里的解释,要生动多了,不,是太生动了,生动到都让人有点不忿。——

  这太过分了

  但是,馋着馋着,许广陵却是有点呆滞。

  这是梦吗?

  只要他脑子还有半点清醒,就绝不可能把之前的那些当成是做梦。什么样的梦可以这般具体、这般真实、这般无中生有?

  许广陵不是厨师,他也没学过做菜。

  他会做,一些简单的,比如说炒土豆丝,比如说西红柿炒鸡蛋,又比如说炖豆腐,但也仅仅只是做出来能吃的水平,其间绝无半点讲究。什么刀工什么火候一概不懂,就连炒菜时到底是先放油还是先放盐他也不是很清楚,完全是随意着来。

  美食类的籍,他也基本没看过。

  往日的他,又哪来这样的心思?

  但是昨天的梦里,他梦到了什么?那完完全全就是无中生有换言之,那不是他自己的东西。但是,一夜过来,他无师自通地熟谙了好多好多的东西。

  比如说豆腐是怎么做的,从黄豆到豆腐的一整套工序。

  比如说豆腐有南豆腐北豆腐之称,用石膏点的,称之为南豆腐,用卤水点的,称之为北豆腐,而除了石膏和卤水之外,还有其它好些的能够用来点豆腐的东西……

  这些种种,都是以前的许广陵所不知道甚至可以说是一窍不通的。

  但是这时,他却仿佛是一个已经浸淫此道几十年的厨师,甚至,许广陵都有一个错觉,那就是,他觉得,那道“九白玉羹”,他都可以把它给做出来那些只是想想就令人觉得头疼的讲究和繁复,对于现在的他来说,仿佛就如11=2般简单。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