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全知全能者目录

《全知全能者》 / 作者:李仲道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527章 简短会面 最后更新:2018-10-07

  一个人初次接触超凡和体验超凡,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特别是关于自身身体方面的。

  那应该是新奇、喜悦、激动,并抱着极大的对接下来的期待。

  哪怕是当初许广陵那样的“心死”之人,也不例外。

  因为身体,毕竟是心和意识的承载,而且,也不仅仅只是承载,更是心和意识生发的土壤。——当土壤改变了,心又或意识什么的,这棵栽种在土壤上的植株,能不改变?

  如果说许广陵已经是80级这般的大boss,那大佬不过才只是刚刚踏进这个游戏哦不领域的1级的小菜鸟。

  大佬述说着昨晚回去后发生的情况,这述说,一半是分享激动和喜悦,一半也是抱着能不能得到进一步指点的意图,或者说,有那么一点点的小菜鸟的小心翼翼和惶恐吧,希望得到大boss的点头和印证。

  许广陵如他所愿。

  寥寥几语,简单几句,就为大佬和钱绍友他们勾勒出了,关于他们接下来的一些可能发生的变化。

  其实不是可能,而是确定。

  一番轻飘飘却又如同上帝之语般的点拨之后,许广陵在对面心中的高度和权威性,更是无限上升,如果没有身份什么的限制,估计下一步直接就是纳头而拜了。

  这个内容算是这次见面的前奏,接下来,许广陵则是指着他们此刻眼中的山景,作着介绍。

  “领导,认识这种草不?”许广陵道。

  这是一种极常见极常见的草,但一般人还真不一定知道它的名字。

  其实这并不奇怪,很多东西,本来就是“百姓日用而不知”的。任何一个人,南方的,北方的,中部的,山里的,乡村的,都市的,日常行走的范围内,肯定就有或多或少的草或者木,又或者花。

  问他们这些花草树木是什么名字?

  绝大多数人是不知道的,就算知道的那些,多半也只知道其中少数的几种。

  大佬还真知道,并且,此刻,居然还带着一种相当得意的神情对许广陵说着,以表示自己也并不是那么一无所知,天可怜见,才真正意义上地接触了几天,他就已经快找不到自信了,有点步向两位老人的后尘。

  “我知道,芨芨草嘛!”大佬笑着道,“小许,你知道不,年轻时候,我在东北区任职,营地外不远,好大一片种植区,都是种植这种草的。”

  “领导现在也正年轻当劲嘛,说什么年轻时候。”许广陵呵呵,这可是实话,然后好奇道:“种植区?大面积地种这种草?”

  “对。”大佬点头,“这种草用来当牧草还是挺不错的,同时,它也是一种很好的造纸原料。所以当地种植这个,嫩草养牧,老草造纸,发展经济之外,还兼有不错的改善土质……”

  说到这里,大佬突然顿住,然后大为恍然道:“小许,你用这芨芨草,也是……”

  “对!”许广陵也是点头,至于大佬刚才所说情况,他倒是不清楚,以后抽空倒是可以了解一下,不止是芨芨草,还可以兼及其它的一些。

  正所谓,智慧在民间嘛,说不定就会有一些特别的启示和发现。

  “这是荒山,山体毕竟太过贫瘠,想要让它成为泥土,成为沃土,还需要一番开辟,芨芨草,可以很好地完成这项任务。”许广陵说着。

  关键不在草,在人啊!

  大佬望着众人下方的绿色海洋,不知道是该震撼还是该表现得“正常”一点。

  是他太大惊小怪了么?

  ——才怪!

  所以,许广陵为什么就可以表现得这么轻描淡写,这么全不经意,这么……理所当然?

  再怎么大能,他也才只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啊。

  不止是眼前,还有其它,很多的其它,佛光普照,以及那神奇的针灸等等。对这么样的一些简直都可以说是通天的本领,他就没有惊喜若狂?他就没有高傲?他就没有睥睨天下什么的意思?

  很费解,真的很令人费解。

  如果用心理学中的一些知识来解释,嗯,也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胸中有丘壑,所以可以无视小波澜。

  但如果截止目前,他所表现出来的所有,都还只是小波澜的话,那他胸中的丘壑,又会是一些什么?——思之极恐啊!

  日常性的见面,时间并不是很长,大佬在山上待了不到半小时,双方交流了一些接下来的事情之后,便即离去。

  他有很多事要做。

  许广陵也是一样,至少当下是这样的。

  双方都是忙人。

  而回去途中,那四位伙计,蒋三军他们,便有一人带着小心地提问。

  “老大,昨晚回去,为什么我没有你说的那些感觉?”虽然说是带着小心,但这话这问询其实还是很冒失了,不过他们这块就是这个风格,是不讲究什么畏缩的。

  国家尖刀,那是能和畏缩之类的扯上关系么?

  必然不能的。

  也所以,对这种冒失,大佬不会有任何的介意,他看着四人,然后小小地叹息一声,“我和小钱,之前得许先生邀请,参加了一次出行,就在那次出行中,许先生对我们有一些特别的照顾。”

  “哦。”蒋三军四人明白般地应声,然后也跟着叹息。

  对自己领导,他们的想法还不是很大,但是对同为战友的钱绍友,他们的怨念可就多了,也不顾自己老大就坐在一起,直接就对开着车的钱绍友道:

  “老钱,不够意思啊,藏得那么深!”

  “许先生怎么就邀请了你!”

  “混蛋,你哪里就比我们强了,就算强又能强多少,那么好命!”

  四人一致声讨。

  大佬则只是笑嘻嘻地侧头望着窗外,全当自己不存在。

  “许先生邀请我去的,我能不去么?”没从自己老大那里得到什么声援,钱绍友弱弱地反驳,他可不想成为内部公敌,“我当然有比你们强的地方了。”

  “哪里?”四人简直是异口同声地问道。

  “我车开得比你们好。”钱绍友道,紧接着又追加了一句,“我之前给许先生开过几次车。”

  “就这?”

  “就这。”

  沉默,沉默是这一趟的回程。

  直到返回基地,下了车,蒋三军才作为代表般地,对大佬道:“老大,我现在去学车,还来得及么?”

  大佬斜了他以及同样眼巴巴望着的其他三人一眼,然后一个字都懒得说地,迈开大步就向前走了。

  “老钱,你说呢?”在老大那里得不到回应,四人恶狠狠地盯着钱绍友,然后四个人,分开两人架着老钱的左右胳膊,另外两人站在他的面前,不怀好意地问道。

  “兄弟们,有话好说,有话好说!”老钱直接就怂了,不过还是小心为自己开脱着,“你们就是问我,也没有用啊,我又做不了许先生的主。”

  也是哦。

  四人颓然。

  “我不管。来来来,老钱,我们今天一定要好好交流一番!”

  愣了会,四人还是这般地架着钱绍友走了。

  大佬则在打着电话。

  很多的命令,被传递了出去。

  ==

  感谢“堕逝心”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晶魂7”的月票捧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