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全知全能者 > 全知全能者目录

《全知全能者》 / 作者:李仲道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530章 一根枝上果叶殊 最后更新:2018-08-15

  桑,对中国来说,有特别的意义。

  “唧唧复唧唧,木兰当户织。”极其优秀也相当知名的北朝民歌《木兰辞》,甫一开篇,木兰的形象便是一个织布的女子。

  由桑而蚕,由蚕而茧,由茧而丝,由丝而布,这一整个链条,便撑起了古代农事及古代女性相当一部分的篇幅内容。

  “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着中庭栀子花。”

  “绿遍山原白满川,子规声里雨如烟。乡村四月闲人少,才了蚕桑又插田。”

  古代农事,其中超过一半的记载,会落在“蚕桑”又或“农桑”之上,许多时候,蚕桑更是直接代指农事。

  而直到今天,这个产业链也依然在延续,不论是出口,还是内销,真丝,都算是比较高档的内容,随便一套非劣非伪的真丝床品,四件套啊又或被子之类的,价格都动辙千元甚至万元以上。

  但许广陵认识桑,真正意义上地认识,却是从章老先生那里开始的。

  书房授课,讲药阶段,章老先生给他讲的第四十三味药,便是“霜桑叶”。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二十四节气,属于秋天的六个节气,始于立秋,终于霜降,而霜降之后,冬天便正式开始了。

  一场霜来隔秋冬。

  而所谓霜桑叶,便是指霜降之后,被霜打了的桑叶,而更细致点,还可以分一打二打三打等。

  它的功效,便是像霜一样。

  用一个字来形容,“降”!

  降血脂,降血糖,降血压,当然,也包括减肥;

  降热,清除脏腑一切燥热,什么心火上炎口干舌燥,又什么肝火炽盛面红眼赤,以至于风热感冒、夜间虚火发热白天手心盗汗等等,这一切,全都可以拿它来对付。

  而至于效果,就一个字,好!

  今日川渝饮食以麻辣二字著名,麻来自本土的花椒,辣来自美洲的辣椒。

  其实辣椒很晚才传入这里,辣椒在国内的传播路线,大抵是先云贵后两湖,而后经两湖方辗转流入川渝,但流入川渝之后,一与本土的花椒相遇,二者结合,顿成绝品。

  就好像万里的漂泊,只是为了这一次的相遇和结合,佳偶天成,一旦合并再难拆。

  桑叶和霜的相遇结合,也是如此。

  桑叶的药性,只能归于中品,但当它与霜结合变成了霜桑叶之后,药性大为提升,由中品而遽然提升到上品甚至是绝品,用“天造地设”这个词来形容它们的结合,再恰当不过了。

  什么降压药,都比不上霜桑叶。

  什么减肥药,都比不上霜桑叶。

  而之所以没有普及开,就一个原因。它太土了,它太常见了,它太大路货了,它太廉价了。

  商业社会,利润为先。

  妖艳贱货才能大行其道,像这种不论哪个方面都只能用朴素两个字才能形容的东西,是几乎没有任何前景可言的。

  除非哪一天,它也被造起势来,价格如茶叶一般,出现飙升,从一元一斤飙升到十元、一百元、一千元、一万元一斤那样的。

  单纯的桑叶是炒不起来的,它真的是太普遍了,完全违背了“物以稀为贵”这一价值规律,但这其实也无碍,随便换个花样,“提取剂”、“精制品”,就可以了。

  时代毕竟在发展,随着人们认识的提升,以及对生活品质要求的提升,天然的、无负作用的东西,注定会渐渐地趟出路来,然后大路越走越宽阔,直到成为主流。

  许广陵若是所料无误,十年、二十年后,国内外的市场上,桑叶制品应该会如雨后春笋一般,纷纷冒出头来的。

  第四十三味药,“霜桑叶”。

  第四十四味药,“桑果”。

  当初,在讲述了霜桑叶之后,章老先生紧接着,便是讲了桑果,也就是桑椹(葚)。

  一根枝上果叶殊。

  本是同根生,但桑叶与桑果的效用却是大相径庭,桑叶是“降”,而桑果却是“滋”。

  四月桑椹赛人参。

  民间还有一个说法叫做冬吃萝卜赛人参,其实但凡遇到这种比什么什么更好的时候,多数情况下,还是那“什么”更好。

  这其实也不奇怪,不好,不知名,又怎么会被拿出来比呢?

  桑椹是不如人参的。

  但在功效范围上,它是人参的4/5,而在功效质量上,它是人参的3/5,嗯,大体是这样。

  桑椹,可以补肾,可以强心,可以益肝,可以理肺。五脏之中,它能裨益于四脏,唯独对脾脏不是很友好,桑叶也是一样,两者很容易引起脾胃虚寒。

  但如果酿成酒,可以去掉这一弊端。

  桑椹酒的功效,在葡萄酒功效的十倍以上。

  当初,在章老那里了解了这两者的药性之后,后来,在长白山时,许广陵便对山中的一株老桑进行了长久的药性观察,而此际,在这无名山中进行家园建设,许广陵第一批想到的草木,桑树便是其中之一。

  而当下,用来开荒的芨芨草且不论,桑树,也是他植下的第一株草木。

  站在这棵老树新枝的桑树前,许广陵面带微笑。

  小小的微风在轻轻地吹拂着,带来了山脚以及这横断山脉的诸多的草木气息,哪怕以许广陵现在的能力,也无法把那些气息所属的草木一一地辨析出来。

  太多太繁了!

  而且这横断山脉,也有太多的草木种类是他目前所不认识的。

  但是,那些所有的气息,都只是陪衬,都只是点缀。万绿丛中一点红的,百花之中独为魁的,是身前的这棵老桑树的气息。

  除了距离的因素,还有一个因素也是不能忽略的,那就是大地山川之气及草木之气的浓厚程度。

  在他的灌溉下所生长着的这棵老桑树,是其它的那些草木绝无法相比的。

  此际。

  桑叶的气息,桑椹的气息,以至于桑枝桑皮桑根的气息,相当浓烈地,萦绕在他的鼻端。

  “老师,陈老,领导,老钱,”许广陵一一点着名,又对其他四人点头示意着,然后道:“大家来尝尝,这味道怎么样?”

  许广陵的这话,也把众人从怔忡和恍如梦寐中惊醒。

  章老先生微微吁口气,虽是微吁却也是长吁,足足几十秒的那种,像是要凭借这一吁把刚才所有的像是处于梦中一般的虚幻给吹走。

  但很显然,他吹不走。

  眼前的这棵桑树,片刻之前,还是以仅存几大裸枝的样子倒在地上,而此时,它枝繁叶茂,它果实累累,甚至不用低头看都知道,此时的它,也绝对当得上根深蒂固。

  说不用低头,章老先生还是低头了。

  然后他就看到一条极粗壮的,之前还没有的,明显是才生长出来的树根,恣意地向他们这边延伸着,把其中的一小部分,裸露在外面。

  低头愣愣地看着这树根一小会。

  然后,章老先生重又把头抬起来,看着那果实累累。

  浓厚而又清新,异常香甜的气息,正在对他发起着召唤,“摘我吧,摘我吧!”

  ==

  樱桃紫后桑椹熟。

  此际,也正是樱桃和桑椹成熟上市的季节,因为这里写到了桑椹,所以顺带说一下。

  桑椹是极难保存的,所以市区有售的桑椹,多半都是半熟之际摘下然后“蔫熟”的,这样的桑椹里面含有不少不适合人体吸收的东西,不止影响口感,吃下去之后更会引起不同程度的身体不适。

  另外,农药、灰尘,以至于杨花柳絮等等之类的附着物,对于桑椹来说也是不容忽视的问题,因为这东西和其它果子不一样,很难清洗。

  所以,不是很建议大家食用。

  如果确有兴趣,少量地,浅尝辄止一些即可。

  一恨鲥鱼多刺,二恨海棠无香,三恨红楼梦未完。张爱玲的这三恨,也可以用在这里,桑椹虽好不宜口。

  接下来是例行感谢:

  感谢“品格kuw”的推荐票支持。

  感谢“樱寂”的月票捧场。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