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类型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目录

《丑女种田忙:邪王爆宠美食妃》 / 作者:凤韭

收藏
暂无收藏记录...
阅读记录
暂无阅读记录...

第1100章 突来的大雨 最后更新:2019-04-24

  减肥可以次地瓜丸子,超市有卖。

  也可以自己做,用番薯淀粉做皮,称为番薯丸,里面包的是紫菜,肉泥,葱花,海蛎子甚至有梭子蟹红膏,味道极为鲜美。

  以龙高半岛居民做的最为正宗,极受许多人的喜爱。

  …………

  前方的小马车行驰到半路突然停下,紧接着听到马蹄声在靠近,是在前头开路的钱牛折了回来。

  “秦嬷嬷,咱们得赶紧找到一个客栈落脚。

  这天很快会下大雨,风已经很大了。不过前方是一个小树林,咱们得先穿过去,才能找到落脚的客栈。”

  “还要多久?”

  “半个时辰。”

  秦嬷嬷点了点头,随即放下车帘。

  钱牛他朝后看了一眼也掀开车帘,不知道是不是在看风景的叶清,他神色不明。

  之前他还以为这就是乡下小丫头,被她揍过之后也埋怨在心。

  但是上次陈爱莲发疯还有这次,钱牛发觉她也不是每次都使用蛮力。

  至少秦嬷嬷就在她那儿讨不到什么好,这叶清虽然长得丑一些,但每次开口都是一针见血,实在不像是在山野里长大的。

  虽然她没有跟他们说过什么话,但是她看向他们的时候,那目光冷清得让他这个当了十几年护院的人都有了畏惧。

  钱牛想了想,虽然这丑丫头嫁入钱家可以说是凶多吉少,但是正所谓否极泰来。

  福祸相依说不定她那好命的八字,会给钱家带来什么意外。

  若是有朝一日她飞上枝头变凤凰,他可得更加小心翼翼的对待她才是,不然以后就不是只换回来她的一顿拳脚了。

  于是钱牛打定主意,不像钱虎跟秦嬷嬷一样,再想着要如何找叶清的麻烦报复回来。

  ……

  而就在离着他们这队人不到三里之地的山林里。

  郝连翟阳跟萧玉衍都下了马车,正长身玉立的站在地上。

  两人俱是冷眼看着前方十丈之外包围着他们的人马。

  前面出现一群人挡住了路,崇安这一带的山形地貌奇特,两边都是山崖,别无他路,就只能硬闯过去。

  三十个黑衣人,都没有蒙面。虽然他们只有八匹马,但他们个个提着长刀,面目凶悍,煞气腾腾。

  一看就知道他们都是沾过血腥,手上不止一条人命的亡命杀手。

  郝连翟阳深吸一口气,怒火熊熊,焦虑涌动,面前这些人的身手都不差。

  绝对不是简单的山贼,应该就是冲他们来的。

  他暗忖他们只是皇族中的小辈,郝连翟阳在世人眼里也只是个爱吃爱玩的纨绔子弟。

  萧玉衍从小体弱多病又没得罪过什么人,所以这些杀手应该不是京城里头那些人派出来的。

  他们这次出来带来的随身护卫不多,只有八名。

  加上萧玉衍不会武功,赫连翟阳没有十足把握,这个情形下,顺利脱身。

  待会若是这些人先伤萧玉衍,只怕他会自顾不暇。

  不过此时的萧玉衍心急如焚,脑海却仍冷静如冰。

  萧玉衍微微叹气,那双深邃的蓝色双眸,一一扫向了黑衣人群,嘴角忽然扬起了一抹了然的弧度。

  他早就听说东南之地是“火凤”教的盘踞之地,那么敢这样拦路截杀他们的,应该只有前朝余孽了。

  可是此刻,自己知道不知道他们的身份,已经不重要了。

  不过所有人都以为萧玉衍是从小体弱多病,没有习武。

  但其实他修炼了一门绝顶轻功,若是他全力施展开来,逃命不是问题。

  可他不能就这样独自离开,萧玉衍暗自叹息,看来只能硬闯这关了。

  一个满脸胡子的大汉纵马踏前,拿刀指着郝连翟阳“识相的,就乖乖束手就擒”

  山路狭窄,两边又是山崖并不好骑马厮杀,所以其余在马上的人也都举起了刀,下了马之后跟着上前了几步,将郝连翟阳几人围拢的更紧密了一些。

  郝连翟阳皱眉,脸色阴沉下来,因为他是私自追随着十七爷出来的,他也忘记这东南之地跟北地的差别了,是自己大意了。

  呼啸的狂风夹杂着马匹的嘶吼传入郝连翟阳的耳中,他熊熊怒火化为杀意,他忽然迅速抽出长剑,身形一闪,鬼魅般钻进对面的人群。

  剑光闪过,那个最早提刀出来的大汉,就从马匹上倒下。

  眨眼功夫,那大汉躺在地上,捂着喉咙颤抽不停,喷涌的鲜血渗入泥土里化为暗红色,散发出浓郁的血腥气味。

  郝连翟阳抖了抖长剑,身形飞纵,利落的站在附近的一棵大树岔上。手中的长剑,滴落下来一条长长的血线。

  这变故发生的实在太快了,让所有人措手不及。

  这些人都有不俗武功,但之前这个人应该是他们之中武功最差的,也是最鲁莽的。

  不过郝连翟阳眨眼就杀了这一人,让其余那些人有些惧怕,又向后退了几步。

  不过他们毕竟人多势众,这时从后面忽然走出一人。

  这是一位身着浅蓝色道袍的中年男子,他面如冠玉,蓝衫飘飘,风采不凡。

  蓝袍道人扫一眼郝连翟阳,抬头皱眉看着他“阁下年纪轻轻就武功不俗,不如我们来个单打独斗如何?”

  郝连翟阳冷冷道“你们是火凤教的人吧?”

  他也想到这东南之地,似乎就是火凤教的兴起之地。以前听父王提起过一些些,不过他久居京城,根本没有把这些余孽看在眼里。

  蓝袍道人抚髯微笑,却看着他不答反问“你就是京城里他们说的四大纨绔之一的晋王世子,不过敝人看着似乎不太像啊?”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俊朗过人,话语和缓带着微笑,令人莫名的有好感。

  不过不包括此时的郝连翟阳,他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邪肆的笑容,犹如伺机而动的黑豹。

  在树荫的遮挡之下,狂风吹拂起了他的万千发丝,碧绿如猫眼的双眸让他看起来有些妖异。

  “你还没回答我的话。”

  蓝袍道人看着郝连翟阳微笑道“我们不是火凤教的,你大可放心。

  我们这次出来,只是请你们去谷中做客,不会伤了你跟他的性命。”

  “谷中……”赫连翟阳冷眼盯着他哼道“你们是明月谷的?”

  “正是。”

  蓝袍道人忽然叹了口气道“刚才我家那老六不成器,被你给一剑杀了。

  他这些年一直不思进取,不听我的话,没能勤练刀法,被杀了也是咎由自取”

  郝连翟阳冷冷盯着他,瞧他这话说的,似乎没有什么兄弟情义。

  不是说明月谷的人个个都是侠肝义胆的有爱人士吗?

  蓝袍道人抚髯见郝连翟阳不屑的脸色,他又叹了口气“但毕竟大家一场兄弟,他的杀身之仇总是要报的。

  所以嘛,我只能先出手伤你了,到时别怪我心狠,小兄弟想必是能理解的吧?”

  郝连翟阳冷笑道“那你就上来吧?”

  “呵呵……”蓝袍道人却摇头笑道“不急,先让我的兄弟们把那位小兄弟抓了在说?”

  说完他对自己身后的人使了一个眼色,那些人就全都朝萧玉衍那边而去。

  “你们这么做,就不怕触犯天威,被全部灭谷吗?”郝连翟阳怒道。

  蓝袍道人摇头失笑“我们有什么可怕的,你们大宇朝廷的鹰犬鞑子找了我们十几年。

  又何曾有攻入我们谷中,呵呵……只怕连位置在哪都不清楚吧?”

  “好大的口气你又是什么人。”郝连翟阳冷笑。

  蓝袍道人笑眯眯的打量着他道“敝人南明道人,你这后生倒是位俊杰,不知你的剑术师承是哪位门下?”

  “说出来怕吓死你。”

  南明道人抚髯大笑,轻轻摇头道“呵呵……那敝人对你就更有兴趣了。

  我们明月谷逍遥自在,且有多位剑术高手,平时切磋武功,胜似神仙不如你就长留在我们那儿罢”

  “废话那么多?你们的那些剑术高手都是什么阿猫阿狗,本世子才没兴趣见他们。

  既然你要自取灭亡那就上来跟小爷一战。”

  南明道人微笑道“行,只要小兄弟你能赢了我,就放你们安全离开,很公平吧?”

  郝连翟阳皱眉,他说的一半是实一半是虚,他可没工夫跟他废话。

  深邃的碧眸扫了一眼萧玉衍那边的方向,发现自己带来的护卫已经损失过半了,萧玉衍很危险。

  郝连翟阳重新打量蓝袍道人道“只要赢了你,就放我们离开?”

  “当然。”南明道人微笑道。

  郝连翟阳见他不上树,于是跳了下来,静静看着他“来吧。”

  “可惜”南明道人摇头叹息,一副遗憾之色的从身后抽出一把青锋长剑。

  郝连翟阳率先提剑运气,鬼魅般到他跟前,剑尖朝他胸口刺去,一击不中,又迅速拔剑,抹他喉咙。

  “叮,叮……”金铁交鸣几声,南明道人长剑挡在喉咙前,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郝连翟阳。

  没想到自己还低估了这小子,他的剑术比自己想的要高明的多。

  南明道人不敢再轻敌大意,而是全神贯注跟他比起剑来。

  郝连翟阳剑势不停,连连刺向南明道人。

  可这南明道人确实有两把刷子,剑术精妙,竟然都挡住了郝连翟阳的攻势。

  不行……

  自己内力不如他的浑厚,得速战速决。

  郝连翟阳运转从十七叔那里学来的寒冰诀的心法,内力灌入长剑之中,忽的提剑,动作快如闪电,一击即中。

  左臂受了一剑的南明道人本不在意这等小伤,但他却忽然一滞。

  一股奇异的冰寒之气倏的从手臂钻进体内,扰乱了他的内力运转。

  这片刻的扰乱,他就眼睁睁看着一把血色长剑忽然从左臂刺进自己心口

  剑被拔出,他的胸膛猛烈喷出一股血箭,他嘴唇翕动了一下。

  南明道人本想骂一声卑鄙,竟然用毒,却低着头想说话都说不出。

  郝连翟阳拔剑后退,杀人拔剑整个过程如同行云流水般,只一抹红光闪过

  他看了眼歪倒着身子,却被冻得僵硬没有立刻倒地的南明道人,冷冷道“放心吧,你的那些兄弟们会陪你一起上路的”

  南明道人的身子渐渐倾斜,最终“砰”的一声倒地,流出的鲜血却很快被一层薄冰覆盖,地上甚至都没有一丝血液。

  郝连翟阳不在看他,转身飞奔向萧玉衍的方向。

  南明道人之前吩咐黑衣人要留下郝连翟阳跟萧玉衍的活口,所以虽然此刻萧玉衍那边只剩下两名护卫还在负隅顽抗,但萧玉衍也没有受到什么伤害。

  只不过对方毕竟人多势众,用不了几息时间,萧玉衍必定会被他们抓住,那个时候,郝连翟阳就只能乖乖的束手就擒了。

  萧玉衍平静地盯着这些来势汹汹的黑衣人,没有一丝惧怕,有的只是担心。

  领头的黑衣人表情微愣,萧玉衍的神态,半点都不害怕,让他对这个弱不禁风的公子哥另眼相看起来。

  都说胡虏鞑子是凶蛮无脑之人,可是今天见到的这两位似乎都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这种人留不得,更不能带入谷中,领头的黑衣人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被杀掉的南阳道人。

  他心中一凛,脸色大变,眼中杀意顿起,当机立断,立刻下了命令“杀了他们”

  站在萧玉衍身前的两个护卫对视一眼,顾不得身上的伤势,提刀上前。

  但他们怎么能阻挡得住这么多人的攻势,很快他们就被黑衣人乱刀砍死。

  领头之人知道郝连翟阳武功高强,于是先掉头带人对付他,只留了两个人去抓萧玉衍。

  这些人本就来者不善,此刻存了杀人灭口之心,萧玉衍眯了眯眼,血气上涌,手腕轻动不打算再留手。

  萧玉衍忽然抬起了手。

  他的指尖在虚空中划过,嘴里轻诉道“玄云压九州”

  这是他跟兰奇萨满学过的一招呼风唤雨的幻术,没有什么杀人的效果,只不过是掩人耳目的。

  两个黑衣人奇怪的看着萧玉衍,不过一个不会武功的公子哥,抓他还不是跟老鹰抓小鸡一样吗?

  他们露出嘲讽的冷笑,慢慢靠近萧玉衍。

  就在此刻。

  “轰隆”

  只见萧玉衍的指尖还在快速的划动中,数息之间天空忽然乌云压顶,狂风肆虐。

  天昏地暗之间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山林四周甚至起了雾气。

  二十几个黑衣人被这景象震惊了,急忙用手遮面,就在此时……

  “阳阳,抓住我”。

  话音一落,萧玉衍忽然一跃而起,身形如大鹏展翅一般腾空,足尖在一棵大树上一点,瞬间就飞纵到郝连翟阳身边。

  他猛地用力抓住郝连翟阳的后衣领,然后飞快的跳上了一匹黑色马匹,一抖缰绳夺路狂奔。

  太快了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https://www.mywenxue.com
墨缘文学网